牠只是不可一世地用下巴看着我们

时间:2019-09-21 作者:admin 热度:
 
  他一样过了巅峰期,一样被人遗忘。
  她将头轻轻靠在我的肩上,她拥有举世无双的欢乐笑颜。
  她看不见被埋在狂风暴雨中的我吗?
  她摸摸身旁大狗的颈子,她的手指纤细而温柔,大狗瞇着眼睛趴在地上,舒服地低着头、嗅着因为那阵雨而探出头来的蚯蚓,不时露出舌头。
  她太忙了,事情越来越多,家教、社团、打工、课业的事让她的呼吸比以前急促,以前在贫穷的孤儿院从没使用过计算机的她,更为了了解冷冰冰的机器跟网络费了许多时间,她也正在努力存钱买两台计算机,一台给自己,一台打算捐给孤儿院。
  她歪着头,吸吮着可乐。
  她找不到我了吗?
  她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。
  她只是看着。整夜。
  她坐在大树下,黄昏的残阳印在她俏丽的短发上,一阵阵带着泥土味道的微风吹过,轻轻拨弄着她那略带金黄的发稍。
  牠的嘴巴露出像鳄鱼般的牙齿,每一颗都像磨得光亮的匕首。
  牠只是不可一世地用下巴看着我们。
  坦白说我本来是有打算认真好好打坐,但怪兽在我旁边呼噜噜睡着这件事搞得我心神不宁,他摇摇欲坠的身体令我不得不睁开眼,亟欲目睹他轰隆倒下的那一刻。
  堂堂拳王居然从后面突袭我!
  躺在举重机前的胡子大汉闭着眼睛说道:「你大概一百七十四公分,可你太瘦了,我看你才七十公斤左右吧?这个体重在以前可是轻量级的,但在今天,你会被打得很惨啊。」声音很开心,好像已经看见我的惨状。
  天!音波侠!
  天渐渐黑了,我在山坡上看着被星光笼罩的孤儿院。
  天空阴阴沉沉的,刚刚明明就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。
  跳下树,走下山坡,远远看着孤儿院。
  听虎姑婆院长的得意手下杜老师曾经说过,看门的王伯伯就是这类人的佼佼者。
  同样的踏步,同样的弧线,同样的坚定,却是不同的眼神。
  头发落下。
  突然,车顶一震,出租车的速度稍微挫了一下,司机大叫,指着前方一道蓝色的高速身影,叫道:「刚刚踩过我们头上的就是音波侠!快看!」
  突然,全场欢声雷动,吵得我差点就把拳套摀住耳朵。
  突然,一个急切的脚步声远远跑来,我根本就不需要回头就听出这脚步声的主人。
  突然,整个拳馆都爆出大笑,我反而觉得尴尬。
  突然间,一声苍凉雄劲的吼叫自远而近,速度惊人,草丛上数百条矗立的尾巴顿时一齐垂下,每一条狗都安静坐下,头低低的低声呜呜。
  突然我眼前的土块发出焦味,闪电怪客神色俱厉地用「指光电气」在我眼前烧炙出一道黑线,示意我别再前进。
 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挤过记者,正是刚刚下场的布鲁斯,他的上半身还赤裸着。
  突然一阵哈哈大笑。
  突然一阵眼冒金星,拳王的左拳突然变得好快好快,但每一拳都牢牢将我固定在他的一个手臂长之外。
  外面的雨下的好大,我独自一人坐在院子前的长廊末,雨水滴滴答答、答答滴滴、滴滴答答、答答滴滴。
  晚上,当所有的小朋友都在走廊、院子里玩游戏时,我们四个人就被锁在孤儿院的小教室里罚写功课,内容是数学一百题与历史地理背诵,而心心姊姊下个月就要参加会考了,所以她很认真地在一旁做练习题。
  晚上睡觉前,建汉躺在床上背警校题库时,我就单手在冰冷的地板上做扶地挺身,一边看着地板上摊开的,心心姊姊捎来的照片跟信,单手从五下做到十下,然后从十下做到二十下。
  万剑穿心大概就是指这种感觉吧!
  万一,万一心心姊姊又遇到了暴徒劫持,这该如何是好!宇轩来得及救她吗?
  万一,心心姊姊出了车祸?
  万一......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