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斯将我的名字用喷漆喷在赤裸的

时间:2019-09-21 作者:admin 热度:
笑脸走向拳王,弯着身子,左手像是要捞拳王的鸟蛋一样。
  「小鬼!」那个正在举重的胡子大汉笑岔了气,将手上的沉重哑铃放下,走到我面前。
  「小鬼!我押了十万块在自己身上,赌你撑不过第一回合!」宫本雷葬慢慢说道,声音中气十足,透过擂台四周的高感应麦克风传到全场,引起一阵掌声。
  「小鬼,滚回马戏团吧。」拳王一拳重重砸在自己胸口,像一头即将冲出铁笼的猛兽。
  「小鬼,快下来!」司机吓死了。
  「小鬼,以后别老是给人添麻烦啊!」王伯伯笑着离开。
  「小伙子!」裁判严厉的声音。
  「小妞啊?哈,只要你变得够强,小妞会像下大雨一样一直掉下来!」布鲁斯胡说八道又大笑。
  「小朋友趴下!」我大吼,挺起冲锋枪,朝着居尔一边扫射、一边冲向虎姑婆院长身后的黑衣人,居尔抬起双手,子弹在他的玻璃手臂上擦出无数火花。亚理斯多德则冲向负责掌镜的黑衣人,礼堂尖叫声此起彼落。
  「小人!」我怒道,右直拳佯攻,经验丰富的拳王大惊,往旁边滑开。
  「小心!」心心姊姊大叫。
  「小子!别太狂妄!」雷葬推开裁判,夹带着狂风暴雨向我袭来。
  「小子!你这么怕痛就别打拳!哭哭啼啼的难看死了!」雷葬喘气着,他毕竟跟我无冤无仇,居然把我打哭,他实在万万没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。
  「小子,看你的了!」布鲁斯将我的名字用喷漆喷在赤裸的上半身,居然有这种教练兼助手。
  「小子,你走运了,下一场是蓝鲸级的重要比赛,所以现场的观众还不少。」布鲁斯嘿嘿笑着,跟我一齐看着块头比我高大的王凯牙将蓝袍狠狠撕裂,站在擂台上抢过主持人的麦克风大吼。
  「小子,听到观众的欢呼声了吧!」
  「小子,想不想试试看不一样的比赛?」
  「小子你竟敢装死!」雷葬逐渐缓慢的右拳递出,我随手架开,跟他扭抱在一起,然后近距离轰炸他的肝脏,虽然雷葬也在做一模一样的事。
  「笑个屁啊?」我懊恼地埋怨。心心姊姊明天就要走了,但她却一点悲伤或惆怅的感觉都没有。
  「谢啦,不过......不过妳会不会觉得我一直叫妳来看拳击比赛,很不刺激、很像小孩子办家家酒、很浪费时间?」我心里揣揣。
  「谢什么?饭团有毒!」心心姊姊跪在走廊的地板上,两只眼睛毫不留情地瞪着我。
  「谢谢。」我居然道谢。
  「谢谢你,今天我们玩得很开心!」我说。面早已吃完了。
  「谢谢你,你好厉害。」心心姊姊爽朗地拍拍音波侠的肩膀,一下子,心心姊姊又回复到开朗女孩的标准模样。
  「谢谢你。」心心姊姊挤出笑容,拉着我的手。
  「谢谢你。」心心姊姊远远的看着我,轻轻的说道:「所有的小朋友们,我们不要哭,我们一起来祷告。」
  「谢谢你啊孩子,你教会了老头子什么叫真正的挺身而出、什么是英雄。英雄不该怕被遗忘,但没有人能够忘记你的。对了,老头子现在不抽烟啦!」一个精神抖擞的老人蹲下,摸摸地上的石碑。上面的字全都是他用电刻下的。
  「谢谢你刚刚救我们,我们真的很乱来,明明知道危险还来。」心心姊姊很有礼貌地道谢。
  「谢谢你来看我比赛!」我将鸡腿丢出,闪电怪客随手凌空一点,两只鸡腿登时被一团金黄电气给包围住,漂浮在空中。
  「谢谢你们还记得我。」闪电怪客不好意思地说,向我们拱手道别。
  「谢谢妳呦。」心心姊姊摸着小女孩的头,欢畅的声音鼓舞着小女孩。
  「心心!他们都到了!」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山坡上跑来,是个高大又略带腼腆笑容的男人,手里拿着一束鲜花,男人身后还跟了几张熟悉的面孔。
  「心心的信里没提过她有男朋友啊。」建汉难掩失望神色,自言自语。
  「心心是谁?在不在现场啊!」
  「心心姊姊!」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不由自主地吼着。生怕突然失去什么似的。
  「心心姊姊!」我突然大吼,钻出车子,站到出租车顶上。
  「心心姊姊!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?」我大叫,根本不理会虎姑婆院长及欢送的上百院童。
  「心心姊姊!我好想妳呦!刚刚真是吓死我了!」可洛将头塞在心心姊姊的怀里,像打洞机般钻着。
  「心心姊姊!我在这里!」我悲伤地挥拳,命中正在讲话的雷葬,疲累的雷葬被我一拳打弯了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