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与老爸试鞋,言罢"此番我是跑不脱

时间:2019-09-02 作者:admin 热度:
 话说到此,便得开言讲一讲孝元其人。其人甭看身形瘦小穿得烂弱,穷痞烂杆一个,却也算鄢崮村有根有源的一件活宝。孝元姓杨,与那大名鼎鼎的杨济元老先生属同胞兄弟。当初老爹在世,对他是一力娇惯。听戏赶会耍骨牌,放鸢唆狗骑神马。人世间的各种耍活,件件皆能。轮到念书识字的正经本事,便不如人家杨济元卖力。爹一死,他究底落了个婆娘没娶,老少无成,穷困潦倒。分得的那份家当,也经不住他一帮狐朋狗友山吃海喝地挥霍。吃光了卖完了,最后只得在村西的老坟崖上打了窑洞挂张草帘,勉强算是一户人家。 
  话说到此,江河疯劲儿又来了,拍掌笑道:"没说这事巧得很!我埋在心里多年了,只是没有机会当面感谢,今日却巧得很哩!"张法师道:"这是天缘,你即遇上了,便是有缘,谢啥哩嘛!"江河叫喊道:"看你说的啥话嘛,不谢能成?不谢,这事我在心里能放实恰?"江河说着,解开棉袄的扣子,从红肚兜摸出一张十元大钞,放在了小炕桌上。 
  话说到此,人便会问∶贺根斗原是光棍一条,咋没见动势,便有一个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的儿子?此事说来话长。 
  话说到此,著者也不由得长叹一声,只道这活人的落怜,却不会再有比那痴哑哑更落怜的了!且说那人间一等苦命痴心的哑哑,在掩埋过大害的第二年春上,便被王朝奉以一百二十元的聘礼,卖与榆泉河的一个呆子,价钱不值一匹骡子。走时给娃陪了四两棉花装的一床薄被,与空荡荡的一张老柜,另加一套老布棉衣。这棉衣不是娃妈的一力坚持,王朝奉竟真敢让哑哑光着屁股走了。 
  话说到此也不必说了。只道二臭看见黑女睡在他的面前,美目流盼,花面含情,灯火之下,分外赢人。看着看着,不觉动了心性。遂也将往日的种种誓愿抛在一旁,脱衣解带之后,竟如那饿虎扑食一般伏了上去。也许是他发力过猛,也许是他经久未用,那贼物没经三五十下便是把持不住,一泄如注毕了。他啧啧叫着退下阵来。那黑女却是刚刚发动,正在那不可开交的时候,就此却是不愿丢手。对着灯下他软瘫的身躯与阳物,一面嘲讽一面挑逗。他是老了,不行了。世间可强装的事情许多,但惟有此事强装不得。他闭着眼睛,撑着一副老朽无奈的架势,由黑女去抚摩去撩拨。直捱到三更时分,那家伙方才一怒而起。黑女见状跨腿上去。此番情形却不似他在奸污黑女,而是黑女在奸污他了。这一夜的光景,直叫他庞二臭如雪中观月,雨里花,终生未能如此地受用,又未有如此的受罪。之后,他疲软得连抬眼皮儿的力气都没有了。 
  话说黑女与老爸试鞋,言罢"此番我是跑不脱了"之后,出门泼洗脚水,又被那情急攻心迷了魂窍,跌倒在院子当间,其情其景也甚为可怜。一个女流之辈,能顶着天大的压力,将 
  话说那大义跟随铁腿老汉习武,自此是夜夜不辍。没过多久,竟也学得一身的江湖习气 。说话做事,像是个小大人一般。腰板挺得笔直,单想寻人闹架,显摆手段。一日集会,铁 腿老汉携着篮子上街买菜,菜摊子前正说低头拣寻,突然听到一妇女在他身旁说道∶“敢问 这位大哥,莫不是学校厨房的张师?” 铁腿老汉吃了一惊,抬头一看,只见一位妇人蓝布衣 裤,容貌清爽,气质单是与平常女流不同。慌忙立直,一拱手问她道∶“大嫂是……”那妇 人笑笑道∶“我是大义他妈,我儿大义自幼缺乏管教,连日来跟随张师学了许多规矩,在家 眼看着成了另外模样。我还说抽空要在家里预备薄酒,请张师到家里承谢。”铁腿老汉忙说 ∶“不敢当不敢当,老朽之人,无德无才,只是和孩儿戏耍,不敢打扰。”说完慌忙转身, 干自个儿的事去了。 
  话说那富堂老汉眼看不行时受到针针如此款待,也倒是甚为相得。此时说来也急。栓娃 这贼叫他去唤洪武,他人半晌倒不见影了。他跑到大队部里,为看热闹把这头忘了。原来他 一进门看见县上来了几名学生,个个血头烂面,呼着喊着对季工作组说话,只道是县上形势 紧张了。“红联”仗着县南的部队没收了“红造”的枪支弹药,如今又攻进县机关。两派打 得凶。但“红造”缺乏武器,眼下形势十分恶劣。季工作组端坐在炕上始终没有言声。 
  话说至此,道理尽明。一家三口都在尽心尽力,有条不紊。不料一日,那有柱突然生出 事端,弄得老汉只是紧张。你晓何事? 
  话音刚落,二臭一眼瞅着叶支书吃完早饭,挺胸兜肚,边剔牙边朝他这边走来。二臭指 给来人:“ 看,我说的对不?我村的叶支书过来了。”来人并没表现出喜出望外的意思,仍 旧坐在那里,不慌不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公函,啪啦一声抖搂开了, 捏在手里,一对鹞眼死 盯着悠晃过来的叶支书。叶支书脑子灵光,远远就觉着相势不对,改变了以往大大咧咧的步 态,三脚两跷赶了上来,喜眉笑眼接过公函,没待看全,慌忙领着来人向大队部走去。二臭 从人家片言只语中听得来人是县上的季站长什么角色。 
  话音没落,雷娃擦着眼泪,拽着他大有柱的袖子,走了过来。看情形凤堂已逃之夭夭。 那有柱摔摔打打,仰着脸破口大骂∶“凤堂儿,我日你妈了——你有蒸馍我没有蒸馍,我不 吃你妈卖皮换下的蒸馍——凤堂我日你妈了,你妈卖皮换下的蒸馍屁腥的,我不吃——”雷 娃说∶“再甭嗷了,嗷人家咋?你眼睁睁受人欺负,怪得谁氏?” 说着从众人面前走过。 
  槐堂的老爸在隔壁问话了。槐堂忙压低声音对黑女说:"看看,我大在那面窑里听着了!紧赶跑啊,再不跑叫我大遇上,又要捶你!"槐堂劝罢,转过头大声对那面窑的老爸喊道:"大,没啥,跑进来一只猫!"话音没落,窑门嘎吱一声开了,老爸立在门外,里面的情形也全都看在眼里。他怒目逼视着黑女,一面扎腰带一面叫骂道:"妈日的,一只猫?一只啥猫?公猫吗母猫?哦?我咋看着是一只嚼人的母老虎!害人精!"老汉说着,不慌不忙地扎好腰带,进了门,顺手从门后取下拴犁的皮绳,冲着黑女走来。 
  槐堂说,只要能再来一回,他还是要她。两人说着说着,搂抱在了一起。搂着抱着便动了情火,双双跑到一片乱坟坑里,做了相识以来第一次无怨无艾无牵无挂的露天夫妻。老天爷从高处看着,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荒草丛里,他们像一对发疯的畜牲,赤裸着下体滚在一起,为快乐而呻吟,为幸福而喘气。月亮升起来,俩人仍没更没点地在坟堆里相偎着。夜风清凉,但吹来很舒适。槐堂此时说,他如今才晓得女人与女人的天壤之别。唉,好女人你真是千载难逢!她与你擦肩而过,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你才能明白,悔之晚矣! 思前想后,这便是他郑槐堂的人生。也许,许多男人都像他。狗日的老天爷,你这倒是咋安排来着? 
  槐堂问:"啥?"黑女大声说:"我杀了乃贼!"槐堂一屁股坐地上,颤声颤气地问:"你说是谁?"黑女道:"二臭乃贼。"槐堂道:"妈日的我就谋下是你!黑女,你跌下大祸了!"黑女说:"你咋晓得的?"槐堂道:"这事传得沸反盈天,方圆村子都在议论,县公安局没日没夜地在鄢崮村明查暗访,我能不晓得?你贼,没想咋犯下这大的事嘛!杀人,好家伙,你胆子可咋恁大吗?杀了人往后还有你的好吗?你,你,你咋跌下这大的祸吗?即是我和你好,跌下这祸我还敢要你吗?……看在你我夫妻一场,你给我快走,今夜权当没有这事,你说啥话我没听见,你也甭给人说你到我这来过!怕怕!" 
  慌不及的张三哎,不接点的李四;叫一声飞腿子王五哎,快动势的马六。我的眼却咋恁拙,我的手却咋恁慢,我的口却咋恁笨,我的牙却咋恁钝?铁锅丈宽只看小,勺备十把不算多;碗得百八十来盏,案得千条摆长街。上下翻飞的眼色啊,夸夸其谈的海口,抡大刀的猛汉啊,娇喘喘的女子,挣巴巴的老汉啊,紧抓抓的婆娘,唠叨是集体的主义,竟念成挤乞的主意,挂了个公社的牌子,却做是供吃的经管。哎呀呀,怎么了?你伸你的狗爪爪,怎碍我一往情深?他插他的驴蹄甲,哪管你南辕北辙?蹬着他人只是上,脱光膀子力欠足。可叹啊,叹只叹人生百年不算短,却咋这般的为嘴! 
  皇皇天下,朗朗涮兮; 圆兮润兮,美人倩兮。 
  黄狗一看黑狗死了,便伤感地哀嚎起来,发疯地拖着自己的“情人”,向前奔去。这一 路血迹斑斑甚是难言,倘若有人将此拍成电影,也是感人肺腑令人眼酸的精彩镜头。黄狗跑 到护城河沟的坎上,结连之处方才断开。黄狗回头朝着众人,一腔的悲愤,仰天长啸两声, 掉过身,仓而皇之自顾逃命去了。 
  黄黄的一道干墚墚,垒下的一道干墙墙,干墙墙里住的是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